上新观察网读昌平《新观察》报,崇尚科学,反对邪教,关爱生命!     
您当前的位置:新观察 > 期刊精选 > 快乐人生 > 列表

跟着父亲去看瓜

来源: 网络     编辑:栗子     时间: 2019-07-26 11:58:31     预览:
作者:米丽宏
 
  “深蓝的天空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,下面是海边的沙地,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……”鲁迅记忆中的故乡,被他妙笔框于一帧“夏夜瓜田”,充满梦幻和诗意。
 
  我家的瓜田不在海边,在山脚。这是太行山东麓一个小山沟。一层层沙土梯田里,种的全是西瓜和甜瓜。最高的冈巅处,我爹用荆条、柳枝做骨架,谷杆儿、茅草做苫层,搭个“人”?#20013;?#29916;棚,只容得一张用作床铺的门扇儿。棚口挂一盏“气死风”灯,玻璃罩子已熏?#26790;?#40657;。
 
  每个黄昏,我爹背上挎?#28023;?#24448;瓜田去守夜。有时我央求他带我去;爹一霎犹豫,也就答应,随即赶出老黄牛,?#26790;?#29301;着。一高,一矮,一牛,缓缓走向黑黑的村外。
 
  到瓜田,爹先把瓜棚后的苫帘打起,安排我守着瓜棚。那时,夜风贯通瓜棚,溜溜的清爽,吹?#26790;米?#37117;站不住脚。我趴在床铺上,问这问?#29301;?#30475;夜景。
 
  爹坐在一边默默吸着烟,烟头一明一暗,像从他嘴里?#40065;?#30340;神秘话语。
 
  月亮升起来,月光洒到瓜田里像罩了一层薄雾。树影子看上去老厚,有一拃那么厚。它们黑成透明的墨色汁水儿,浓得化不开。树影在地上移动时,响出?#25105;?#20043;声,好似山冈瓜地睡在半夜的呼吸。几声鸟叫,从高处的树叶里漏下来,像孩子在睡梦里撒癔症。
 
  爹拿起手电去巡夜。电光在夜空中晃几晃,远处也?#36763;?#19977;支灯光晃几晃。那是看瓜人在打招呼呢。
 
  此时,?#34892;?#22810;小动物活动在瓜棚四周:拳?#21453;?#30340;黑物儿,突溜溜窜过,是田鼠;一挪一挪、半滚半爬的是大刺猬?#24187;?#22836;鹰从高处黑石块一样?#29916;攏死怖玻?#32709;膀划开一个扇面;有个?#19968;錚拿?#22768;儿一颠一颠跑过,?#33050;?#36234;快,那是狐狸……
 
  我奶奶说,狐狸活久了,会变成狐仙,呼风唤雨,本?#32511;?#22823;。我的心里闪过一丝恐惧;不过,我家的牛跟我作伴呢,它在不远处,不紧不慢、安静优雅地缓缓反刍。它的笃定,好似在说,有什么怕的呀,这个世界多得是青草!
 
  好在,我爹转了一圈,很快回来了。
 
  他说,蛇拦路哩,那么粗两条,横在?#34013;?#19978;。
 
  “啊!”我惊叫一声。
 
  爹说?#21495;律叮?#34503;就是丑相;南方人把它当肉吃哩。
 
  我爹说,邻居李大碗遇到蛇,就捉住,提着蛇尾巴,一下一下慢慢抖,能把蛇骨抖散了。
 
  这时,月到中天,就在头顶悬着,灯一样亮,簸箕一样大。
 
  下山的路上,忽然传来人声,越来越近:“瓜棚有人吗?”
 
  我爹说:“?#36763;ǎ?#26469;?#29627;?rdquo;
 
  哦,是两个去城里赶庙会的人,中午贪杯醉倒,深夜酒?#24033;?#24448;回走。知道瓜园,想买个瓜解渴。我爹热情相邀坐下,自己去地里摘了一个大瓜。我听那两人唏哩呼噜地吃,一边说:“甜,甜,真甜!”他们吃完,要交钱;我爹拒绝了,说是瓜园的规矩,可着?#20146;?#21507;,不能收钱;如果往家里买,该多少是多少。
 
  两人满足地告辞。深夜的山谷复归宁静。
 
  不知啥时候,晨曦涂抹了瓜棚。瓜棚外的世界,化出一重新的意境。一切都清晰、明丽、生机勃勃。叶子在?#26410;洌?#29916;花像睡醒的孩子,?#40595;?#32763;那一泊露珠似的,小心翼翼拆开花瓣。瓜香一阵儿阵儿飘来,香味丝线一样,在光中弯弯绕绕地飘;?#35789;?#30475;不到,?#20146;?#19968;皱一吸,就知道那如雾如丝的瓜香飘挂在光的哪儿了。
 
  我爹到瓜田里,去为我挑一个最好的瓜。
 
  他脚步轻轻,充满慈爱,蹲下身,拍拍这个,拍拍那个,像变成了瓜的父亲。他又曲起?#31181;福?#21481;击瓜壁。在他四周,?#23665;?#21450;远,西瓜骨碌得满地都是,大小老少,不分伯仲,在绿得发蓝的叶子旁边稳稳出列,沉甸甸把沙土地压出一个个坑儿。
 
  我爹说,这一沟几十块地,种了好多种瓜。“黄瓤”“白瓤”“大青”“小玉”“白糖罐”“花狸虎”……我听了,扑哧一笑。白糖罐,多美!我甘愿把整个童年安放在一棵白糖罐里呢。花狸虎,一定像我家的花狸猫,身上有着一道一道的斑纹。
 
  我爹挑了一个篮球一样绿得发乌的瓜,我跟在他后面回到瓜棚。我们在棚口破瓜而?#24120;?#27713;水涂了我半边脸。鲜红的瓜瓤儿,被我们啃食得干干净净,只剩一页页薄薄的瓜翠,两头翘起来,翘起来,像一叶散发着甜味的小船。
 
  
声明:感谢作者,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,还望谅解,如原创作者看到,欢迎联系“新观察网“,我们会在后续文?#24459;?#26126;中标明。如觉侵权,请联系我?#29301;?#25105;们会在第一时间?#22659;?#24863;谢!

上一篇: 舌尖上的暑假

下一篇: 最后一页

相关阅读
新观察网推荐
新闻头条

婚姻爱情幸福秘笈

婚姻爱情幸福秘笈

  有时候,婚姻很难尽如人意,总是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。当?#36763;?#19981;可挽回的裂痕..[详细]

“绿色小当家养成计划——绿色小厨房

“绿色小当家养成计划——绿色小厨房?#34987;?#21160;走进昌平龙锦苑一区

近日,由市妇联主办、区妇联协办、霍营街道妇联?#37034;?#30340;?#26412;?#23478;庭文化季之“绿色小..[详细]

猫头鹰乐园返水